醫大好故事

當前位置:首頁>>醫大好故事

醫大好故事

光明日報頭版頭條‖擎燈人——河北醫科大學30余年支農惠農紀實

發布時間:2015-12-19

初冬時節,一場大雪讓燕趙大地寒意更濃。

11月19日黎明,天還沒有亮透,河北醫科大學赴河北省巨鹿縣開展醫療下鄉的大巴,已經行駛在灰色的嚴寒中。腦血管病專家張祥建眼望窗外,下意識地摸了摸手中的講義。頭天晚上臨睡前,他已經把講義改了好幾遍,但還是不放心,一路上不是想這個名詞能不能讓鄉村醫生聽懂,就是想有沒有更新一點的案例需要補充。

  “下點兒”扶助基層醫療工作多年,張祥建深深領悟到:沒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這從被村民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咨詢臺前,從縣醫院遇到疑難病例求援的電話里,從鄉村醫生培訓班上學員們的眼神里,一次又一次得到印證。此時,他覺得自己拿的不僅是一份講義,更是一盞明燈。

  為扶助基層醫療擎燈的不止張祥建一人。30多年來,河北醫大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專家、教授、學生,在基層醫療衛生事業的田野上,執著前行,如豆的燈光一點點匯聚成束,照亮了這塊曾經貧瘠的土地。

在縣級醫院看到了省級大醫院的影子

  “病床是用凳子和木板搭的,手術臺是用水泥做的,醫生能做的最大手術就是闌尾炎切除和疝修補術,一年的接診量少得可憐。”今年70多歲的叢慶文教授至今依然記得,自己最初去贊皇縣醫院時看到的景象。

  1983年,河北醫大第四醫院與贊皇縣醫院簽訂了幫扶協議。簽字、互換文本……筆起筆落之間,開啟了32年的對口支援之路,也開啟了一個山區貧困縣醫院的新時代。

  贊皇縣土門鄉南小峪村秦群英至今不會忘記,1985年在贊皇縣醫院蹲點的河北醫大教授高興茂敲開自家門時的情景。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秦群英父親肺心病突然加重。村醫治不了,試著打通了縣醫院的急救電話。從縣城到村里要翻過幾十里的山路,大夫能來嗎?敲門而入的竟是在縣醫院蹲點的高興茂教授。父親得救了!秦群英把高大夫送到門口時,發現他走路一瘸一拐的,一問才知道,高興茂因為急著走山路,腳上磨出了血泡。那一刻,秦群英淚流滿面。

  長期蹲點、每月下點、免費進修、設備援助……一條條幫扶渠道,如同血脈,建立起斬不斷的血肉聯系。“目前,我們縣醫院日門診量達660人次,一年能完成頸胸腹三切口食管癌切除術、人工髖關節置換等大型手術以及腔鏡手術等各種微創手術3200余例,縣域外就診率呈逐年下降勢頭。”談起河北醫科大學,贊皇縣衛生局局長李路勤很是感激。

  2009年7月,全國城鄉醫院對口支援工作現場會在石家莊召開,會上推廣了河北醫大第四醫院幫扶贊皇縣醫院的典型經驗。當時衛生部有關領導在參觀贊皇縣醫院時說:“我終于在縣級醫院看到了省級大醫院的影子……”

  贊皇縣醫院翻天覆地的變化,僅僅是河北醫大以扶持提高縣醫院水平為龍頭,矢志不渝改善農村醫療狀況、提升農民健康素質的一個縮影。如今,對口支援的縣級醫院已經達到93家,占到全省一半以上,幫扶模式也經歷了從“送”到“種”的逐步探索。

  眼下,河北醫科大學握慣了手術刀的專家教授,正在基層醫療的天地里展開一場不尋常的耕作比賽——“種技術”。他們制定了一系列的具體實施方案:定期到基層醫院查房授課,經常性開展新技術新項目指導,落實雙向轉診,搭建技術服務的橋梁,把先進的理念和治療方法“種”到了基層醫生的心里。河北醫大第二醫院血管外科幫助臨城縣醫院開展了頸動脈內膜剝脫術、下肢深靜脈血栓形成的腔內治療等八項新技術,明顯降低了患者的經濟負擔。

  “種技術”,將一顆顆創新的種子,播撒在希望的田野上。這些種子正拼命向下扎根,努力向上生長,長成郁郁蔥蔥的大樹。

有這種情感融入血液就不會開“大處方”

  在河北的貧困山區和革命老區,活躍著一支河北醫科大學送醫下鄉“博士團”。自1995年第一次到西柏坡村開展社會實踐至今,20屆畢業生、300多名博士團成員堅持入鄉進村,開展“送醫送藥送技術”的接力。

  路走得越遠,博士團越能感受老百姓那渴求的眼神。參加過多次送醫下鄉活動的博士生董玉英說:“那眼神,灼得讓人心疼。”

  百姓的需求和期盼成了博士團開展醫療扶貧的動力。他們在基層建立百余個社會實踐基地,每年寒暑期駐扎在那里,送醫送藥送技術。20年來,博士團行程總計2萬多公里,他們爬山越嶺進村莊,不僅為基層留下一支支帶不走的醫療隊,更用堅實的腳步丈量出對百姓的情感,對醫道的感悟:

  下鄉送醫就是一場對醫療技術的考驗,基層就是考場。

  在易縣,一個老人需要進行骨髓穿刺,醫院不具備所需物品,博士團成員就用隨行攜帶的藥品、顯微鏡為老人成功手術。“這樣的考驗都能頂住,還能有什么難題克服不了。”正在美國做博士后研究的2011級藥理學博士生高永剛通過微信,給記者留下了這樣的感言。

  下鄉送醫就是一次對意志品質的錘煉,基層就是熔爐。

  在張北縣劉家坊村,博士團全天用水只有兩壺,有的同學因為水土不服腹瀉發燒仍然堅持出診;在隆化,診室設在村養牛場新建的牛棚里,看病群眾里三層外三層,在近乎令人窒息的環境中,博士團為600多人診治答疑。高溫、嚴寒、盤山路、水土不服……“這些困難都能克服,站在手術臺前,還會腿發抖、心發慌嗎?”2014級博士生周濤在日記中這樣寫道。

  下鄉送醫就是一次次心靈的溝通,農家院、樹蔭下,博士團與百姓情感交融。

  在行唐縣上方村,房東李大爺把兒子剛結婚幾個月的婚房騰出來給團員們住。居住地沒有水,村民趙夢群就從自家水窖給大家一桶一桶地拎。筱面、雜面、蕎麥面,吃過了百家飯,才懂得什么是與百姓“零距離”。“當這種情感注入你的血液中時,你就不會開‘大處方’,不會對患者冷眼相待。”如今已是河北醫大第三醫院手外科主任的2001級博士生田德虎,畢業后堅持每年帶隊下鄉。

  作風,是基層給予博士團的饋贈,也是給予一代代河北醫大人的饋贈。它將醫療下鄉的燈光撥得亮些再亮些,照耀著他們不懈前行的路。

輸送更多呵護農民健康的“守門人”

  12月9日,凌晨1點30分。河北省邢臺市新河縣聶秋口村村醫聶清嵩被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原來是村里一位老人誤食藥物,血壓驟降。聶清嵩二話不說,套上衣服,來到老人家,洗胃、催吐、升壓處理,一晚上,他奔波在病人家和診所之間,老人終于轉危為安。危險解除,病人家屬千恩萬謝,夸他是為百姓祛病消災的“門神”。老鄉一句話把這位42歲的漢子逗樂了。

  聶清嵩知道自己不是“門神”,但確實是四鄰八鄉百姓生病后想到的“第一人”。1994年,聶清嵩從河北醫科大學燕趙班畢業,成為一名呵護農民健康的“守門人”。

  河北醫科大學對鄉村醫生的培養要上溯到20世紀80年代。對接鄉村醫生,最大的難點是“個性化”。鄉村醫生的年齡、地域、學歷、職稱、醫術,各有不同,針對他們的需求,河北醫科大學制定了個性化方案。

  翻看30多年來河北醫科大學鄉村醫生培養“菜單”,我們可以看到一連串的“點餐”方式可供選擇:函授、夜大、高等職業教育、自學考試、第二學歷教育、職工中專班、專業證書班、短期培訓班、成人大專學歷教育、社區衛生人員服務能力建設項目……近十年來,僅成人大專學歷教育一項就為河北省基層醫療單位培養5萬名專業人才。

  日前,河北醫科大學又出重大舉措——籌建鄉村醫師學院。他們將以該學院為平臺,建立基層衛生人才畢業后教育、職業教育、繼續教育、在崗進修教育體系,為基層醫療衛生事業提供不竭的人才來源。

  “我們希望,在‘健康河北’奔小康的大道上,有更多的河北醫大人在提燈引路。”河北醫科大學黨委書記翟海魂表示,他們還將改革研究生、本科生臨床教學模式,建立縣級以下醫療機構帶教實習制度,增強學生對基層群眾的感情,提高解決基層醫療問題的能力,為畢業后服務基層做好準備。

(本報石家莊12月18日電 本報記者 耿建擴 本報通訊員 王敬照 李曉玲)

 轉自于《光明日報

版權所有:河北醫科大學    河北省石家莊市中山東路361號    郵編:050017 網站維護:河北醫科大學網絡中心

冀ICP備字05002885號

冀公網安備 13010202001851號